被迫蜕变的京东

搜图 编辑

京东近两年的表现变化很大。一方面曾经频繁抛头露面的创始人刘强东,现在终日难得一见,越发低调;另一方面,京东内部大刀阔斧的分拆、重组,动作不断。

从2018年以来,京东经历了市值滑坡、裁员、降薪等风波,内外部的调整变化越发的频繁,且步伐持续加大,京东集团拆分后,京东物流、京东零售、京东数科成为新的三驾马车,京东健康等板块纷纷独立融资,成为新的超级独角兽。

近日,京东集团宣布设立京东云与AI事业部,整合原京东云、人工智能、IoT三大事业部的架构与职责,由京东集团副总裁周伯文博士担任负责人,向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刘强东先生汇报。

此次,京东云与Al事业部的重组,可以看做是其内部业务的又一次梳理重整。

此外,深刻发生在零售、物流、金融等核心领域的技术变革也被提升了越发重要的位置,京东变革从未像今天这样系统全面。

拆分、整合,京东“系统”再造

2017年被京东内外称做“京东战略元年”,这一年的1月份,在集团开年大会上,刘强东强调要将京东过去的成绩清零,朝着科技转型。正是这次集团会议,拉开了京东战略层面变革的序幕。

此后,京东相关业务均开始了大变革、大调整。京东的核心业务被拆分为零售、物流、数字科技等板块;紧接着,京东内部的其他业务也纷纷开始变动。

搜图 编辑

首先,京东零售在变。京东零售的前身,就是过去的京东商城,从商城到零售不仅仅是名称的变化,而是实实在在从里到外的变动,零售更加突出本质。

京东主导的“无界零售”倡导的线上线下一体化,不再是简单的线上或者是线下渠道的相加,而是全渠道的综合性演变,零售即是其中不变的内核,叫“京东零售”更贴切实际。

今年1月份,京东商城升级为京东零售子集团。完成多年来的首次变革改造,京东零售继承了京东内部最核心的零售业务。

而京东零售对外的表述也变为“以零售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”。除了传统的零售之外更加强调技术,强调零售本质上更深层次的变革逻辑。在2019年11月19日,京东召开京东全球科技探索者大会,更极力淡化“零售”这个词,而对服务和技术提出了新要求。

京东零售的负责人徐雷更多次强调京东通过技术赋能零售的成果。他举例说明,京东通过海量数据和超过百万的舆情分析,研发了一款洗发水,在双十一期间,环比增长58倍。

其次,京东物流在变。2016年11月,京东物流从自营平台,开始拓展到平台之外第三方客户。2017年,京东正式对外宣布成立京东物流子集团,开始独立运营,2018年开始融资。

搜图 编辑

京东物流在京东的发展史上,一直是个老大难问题。一方面自营物流带来的超强用户体验,建立了京东的护城河;另一方面,京东物流带来的高效率却不能用于外部平台,京东物流的亏损成为常年拖累集团业绩的大头。

今年年初京东物流的一则公告,揭开了京东物流内部变革的序幕。首先是实行末位淘汰裁撤冗员;其次是打破固定薪资制,多劳多得;最后,打破封闭走向开放,从自营物流进一步向社会化物流企业转变,对京东快递员加入揽件业绩要求考核。

这次变革可谓刮骨疗毒,效果立竿见影。长期亏损的京东物流在短期阵痛之后迅速实现盈亏平衡,这在京东物流发展史上尚属首次。2019年Q3,京东物流的业绩更是表现亮眼,京东物流营收实现了92%的增速,同时京东物流外部营收占总营收比重近40%,营收从单一到多元,京东物流的营收结构也发生了深刻变革。

搜图 编辑

再次,京东金融也在变。京东数科由原京东金融演变而来,早在2016年,京东旗下金融业务便展开融资,融资金额达到66.5亿人民币,随后在当年11月实现重组。2017年开始分拆独立核算,2018年正式更名京东数科。

经过数年发展,京东数科现在已成为一个集合数字农牧、京东金融、京东数字营销、智能城市等多元化的京东子集团公司。

自此,京东旗下形成了京东零售、京东物流、京东数科“三驾马车”。此外,京东健康独立拆分,5月A轮融资10亿美金,投后估值近70亿美金,成为除物流、京东数科之外,京东内部第三个超级独角兽,加上此次将京东云、Al与IoT事业部整合为京东云与Al事业部,京东内部的拆分整合遍及旗下多个业务板块。

最后,系统逻辑在变。2017年之前,京东内部的技术团队,缺乏统一的调度。从2017年内部变革开始,到2018年12月,京东内部的组织架构中首次出现前中后台架构。技术首次作为公司单列的一个中台机构,成为支援前台、后台的集团资源。

显然,京东的变革是一个系统重造、体系升级的过程。横向将过去分散的业务群、事业部按照业务方向重新组合,曾经被放在集团内部的大的业务板块,被重新拆分独立,自谋生路;纵向将业务组成前中后台模式,更加方便灵活,易于调度。

对于京东集团而言,从前的战略包袱被丢下,现在更加能够轻装上阵,其意义不言而喻。比如拆分物流板块对集团公司而言,摘掉了多年“亏损”的帽子,京东物流也走上正轨;纵向整合之后,统一调度让集团的运行效率提升,极大提升了集团的效益。

变动这么大,波及面这么广,到底是什么推动了京东变革?

缘何要变

京东的变革,跟近些年内外部遭遇的挑战都有关系。

二季度京东财报发布后,京东股价便出现了不小的波动,这跟“电商新星”拼多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二季度拼多多财报公布后,拼多多股价应声上涨,市值一度超过京东,并且黄铮还宣布拼多多单季度GMV实际超过京东,提前两年完成既定目标。

而在此之前,拼多多早已经在活跃用户数方面将京东甩出“半里地”,拼多多年活跃用户数达4.82亿,而京东的年活跃用户基本维持在3.3亿左右,增长缓慢。

搜图 编辑

拼多多的突然崛起,让电商格局再度发生重大变化。在此之前中国电商里面阿里一骑绝尘,京东长期扮演“陪跑”的角色,两者的差距始终难以缩小,甚至有扩大的趋势。现在又遇上了来势凶猛的拼多多,夹在阿里与拼多多之间,京东的外部生存环境从未如此恶劣。

此外,有观点认为,京东本质上仍然是一个中心化、开放式的货架公司,是围绕采销做零售生意的公司。说白了,就是通过互联网渠道“卖货”的。

这种方式在今天已经难以持续,日渐看到天花板,持续放缓的增速即说明了这一点。京东要想成为像阿里、亚马逊那样体量的电商巨头,需要在零售之外探索更多可能,由此,京东的业务分拆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另一方面,当前处在大的技术变革前夜,5G智能、区块链、大数据、云计算等相关技术井喷式的集中爆发,在此背景之下,所有相关的互联网公司都在转型为科技公司。

比如,在这个方面走在前列的阿里、腾讯等公司,纷纷通过聘请高科技人才、建立研究院、校企合作等方式,形成自己的行业技术壁垒。

今天的阿里云服务技术全球第三,中国市场云服务份额排第一,年增长保持双位数以上的增速,大数据、云计算等等技术被广泛在业务中应用。显然,阿里已经大踏步走在科技公司的康庄大道之上;撇开阿里不谈,市值相近的百度在人工智能方面也是一马当先,京东更难与之相比。

而反观京东内部,关于核心技术方面的动作和成果,迟迟听不见声响。显然,京东的技术已经在业界滞后了,所以技术变革迫在眉睫。并且原本小团队的技术运行方式,已经不能够满足实际发展需要了,甚至严重阻碍系统的良性运作。

搜图 编辑

比如,2017年之前,京东内部技术部门缺乏统一调度。各个部门纷纷组建自己的技术部门,这些技术部门之间并行,随着业务越来越多,形成了组织冗杂、人员虚浮的局面,对企业发展影响极为不利。

此外,京东内部数据无法打通、无法共享,大数据的潜力很难挖掘。没有技术中台,每个业务板块开发一套系统需要一两年的时间,等搞出来已经错过最佳时机了。

所以,在技术变革的风潮中,不进行组织架构变革显然不行。在技术领域,已经显出落后态势的京东,变革更是必然。

目前,京东对外宣传最多的是京东物流技术,背后其实是自身力量尤其是技术力量短板凸显的境况,不能支持它对技术要求更高的产业互联网的战略推进。

而在科技驱动的带动下,绝大数互联网企业都将转型为科技型企业,没有技术实力的企业将会首先被淘汰。

科技驱动将对整个战略全局都产生影响,而京东内部正在进行的变革几乎围绕着物流、零售、金融科技等等方方面面展开,指向整个核心业务和体系。

京东变革走到了哪一程?

京东过去两年的变革逐渐步入收获期。尤其是在2019年Q3,无论是京东的收入结构性调整,还是其盈利能力,都达到了历史上的最高水平。

2019年Q3财报,京东营收1348亿元,同比增长28.7%,创下5个季度新高。此外,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之下,京东净利润31亿元,保持连续三个季度超过30亿人民币的盈利,盈利能力大为提高,也是迄今为止京东的巅峰水平。

此外,京东净服务收入占比,达到11.9%,也创了历史新高,三季度以来从10.3%、11.2%、11.9%实现稳步攀升。

京东物流实现了超过90%的营收增速,京东财报中表示,京东物流外部收入占京东物流总收入比重,已经接近40%。而早在二季度的财报披露中,刘强东对外表示,京东物流的盈亏平衡对集团公司的利润贡献很大,同时京东物流规模效应已经出现。

从科研能力看,目前京东零售的技术研发人员数量已经超过了总员工数的三分之一,超过万人规模。根据Q3披露的财报数据,2019年过去三季度京东技术研发超过130亿元。

变革的这三年,京东的研发支出分别为53.8亿、66.5亿、121.4亿,增速分别为55.8%、23.6%、82.6%。在2018年搭建中台的过程中,研发支出更是达到超80%的增速。

搜图 编辑

变革路上,京东紧追慢赶。即便如此,京东的变革仍需加大投入,目前的改变仍然难言成功。撇开跟阿里的技术实力差距不谈,跟国内其他巨头比较,目前京东也没有表现出特别突出的优势。

在金融支付领域,名列第四,排在阿里、腾讯等诸巨头之外,跟阿里超过50%、腾讯超过30%的份额相比,京东不足1%的市场份额,可以说微不足道。

在云计算领域,国内除了阿里拿到绝大多数市场份额之外,还有腾迅、百度、华为等一众较为突出的玩家,京东在这个领域影响力微乎其微。或许,这也正是此次京东重组京东云与Al事业部的原因。

此次战略重组之后,京东云与Al事业部被单独伶出来独立成军,也是因为京东在该领域存在感太小,需要给予集团公司战略级的扶持和帮助,显然这是京东力图改变其技术边缘处境、跟上时代步伐的有力举措。但实际上来看,要想赶上那些巨头,难度仍然不小。

目前,京东力推的这些改变,对其自身整体性触动不小,但由于其跟其他的互联网巨头的差距较大,这种趋势在短期内仍然很难被缩小。想要在未来能够跟上头部玩家的步伐,京东还需要做出更多的努力。


「互联网的一些事」聚焦互联网前沿资讯,行业爆料、小道消息、内幕挖掘,关注互联网热点事件!干货分享,提供各种产品文档、行业报告、设计素材免费下载。官方微信:imyixieshi

本文链接: https://www.yixieshi.com/134271.html (转载请保留)